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看得见与看不见的——写给“制止KONY 2012行动”

李华芳

 

1 谁是KONY?什么行动?

201235日,youtube上出现了一段2959秒的视频,这段视频的名字叫KONY2012,是非营利组织“看不见的孩子(Invisible Children,简称IC)”上传的。视频截至今日已经超过7600万点击观看,加上原先发布的www.KNOY2012.com网站和其他各类转发传播的视频,全球上亿人观看到了此视频,也初步达成了这个视频的一个目的,那就是让科尼(KONY)家喻户晓。

谁是KONYKONY是乌干达“圣主反抗军”(Lord's Resistance Army ,简称LRA)的领袖。自1986LRA叛乱以来,这个臭名昭著的组织共计绑架和强迫6万多名儿童并使他们卷入战乱。LRA武装这些娃娃兵,让他们在乌干达大肆杀戮。估计有数万人因LRA的暴行丧生,而超过200万人流离失所,LRA制造的“圣诞节大屠杀”更使得圣诞节成为当地人的梦魇。由于LRA的暴行,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庭2005年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起诉KONY,位列反人类罪头号要犯。而这样一个残暴而危险的人物迄今仍然在逃。

images (259×194)

KONY2012视频的目的就在于抓住KONY,解散LRA,让乌干达的孩子得享和平。由于对乌干达人民国防军来说缺乏必要的手段去抓捕KONY,因此IC和其他公民力量持续不断的努力,最终使得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派出100名军事顾问去协助乌干达军队的抓捕KONY行动。IC认为2012年必须结束LRA,防止其反扑进而威胁孩子们的生存。因此IC号召大家起来支持,其动员方式除了给明星和政客打电话、写信、网络留言等产生“聚光灯”效应外,还包括通过KONY2012系列产品产生大众影响,从而迫使奥巴马政府同意继续维持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往乌干达增加军事顾问,在IC看来,这几乎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制止KONY2012行动”的逻辑是要还给乌干达的孩子和平的天空——就要铲除和平最大的威胁KONYLRA——要铲除KONY单凭乌干达政府军队不够就需要美军顾问团介入乌干达——要维持美军顾问团在当地并在可能条件下增加人数就需要美国政府同意——要美国政府同意就要迫使政治家在国会投票通过议案——要使议案获得通过就需要民众施加压力——施加压力的方式是动员明星和普通公众齐参与——参与的方式除了网络传播外还需要线下传播——线下传播的方式就是捐款给IC获赠或者购买KONY2012行动盒子。

IC精心制作了这段视频,从精彩和专业程度来说,与好莱坞大片不相上下,有故事、有温情、有统一的口号、有单一的叙事逻辑、有底层人物的情感波澜、有动员至白宫的政治议程,夹杂了facebookyoutubetwitter一系列网络科技,充分激起了网民“我们改变世界”的参与感和自豪感,符合一切市场营销、政治宣传和社会动员的基本要素,所以这一视频得到了“病毒式”传播。

这个视频当然不是横空出世的,实际上在youtubeIC之前已经上传了200多个长短不一的视频,而这一个是集大成者,经过精心的剪辑和修饰,充分考虑了传播的各种要素,统一的使命、简单的行动、符号化的实体标志、与改变历史创造和平这样的宏大叙事勾连起来,对年轻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或缺的“消费品”。而且在此之前IC已经推出了11部电影,从以上这些长期的电影和视频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阐释的单一逻辑隐藏在统一的口号和行动之下,因其简单直接并且看得见直接的效果而获得了巨大的反响,这也使KONY2012成为了迄今为止互联网史上影响最大的视频之一。

 

2 何种目标?谁之正义?

IC这一引人注目的行动初看令人热血沸腾,符合人的本能,但事实上一切真如IC说的那样吗?那一连串的逻辑站得住脚吗?

先来看理论基础:为了还乌干达的孩子以和平,就必须抓到KONY。抓到KONY是对的,但还乌干达的孩子以和平就比较复杂。事实上,各方长期的努力使得LRA2006年被乌干达人民国防军成功驱逐,LRA目前已经主要不在乌干达境内活动,而是窜至非洲中部国家交界的区域,这个区域包括刚果(金)、苏丹、南苏丹,以及偶尔逃窜至乌干达北部。但可以肯定其活动的范围基本不在乌干达。因此抓捕不在乌干达的KONY,真能带给乌干达和平吗?为了抓捕KONY和打击LRAIC选择了与乌干达人民国防军这支政府部队合作,但这支政府部队同样遭受强奸和掠夺的质疑,“乌干达观察家”网站则证实了这一点。而这恰是其他注重当地能力建设的非政府组织(NGO)和国际组织担心的问题,因为抓了KONY,可能还会有类似的JONY。因此尽管KONY十恶不赦,但维持乌干达的和平是更为复杂的事情,抓捕KONY和维持和平两者的关系很弱,更何况KONY还不在乌干达多年了。另外也有证据指出LRA现在的人数不足300人,乌干达当地的军事力量足以摧毁LRA,但问题在于LRA不在乌干达活动,而跨国军事行动显然在现实政治里困难重重。

因此如果一串逻辑从源头处就出问题,那么后续的环节就更不可靠了。即便我们退一步说抓捕KONY能带给乌干达和平,那么派出美国军事力量就一定能抓到KONY吗?这同样是疑窦丛生的说法。2011年奥巴马政府最终同意派出100名军事顾问到乌干达,与政府军合作,给予政府军支持以抓捕从2006年起就不在乌干达活动的KONY。而跨国行动组目前由刚果(金)和乌干达组成,但美国军事顾问不参与跨国的“军事行动”,他们不直接介入冲突,所以叫做顾问团提供技术指导和能力培训。而联合国对刚果(金)、苏丹和新立国的南苏丹一带的冲突和战乱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事实上,对于奥巴马政府而言,这已经是冒了一定的政治风险,一旦卷入战争,可能会重演1994年索马里事件。1994年美军绕过联合国直接出兵索马里围剿当地军阀结果反而陷入对方包围,导致10多名士兵丧生,这对刚上台一年的克林顿造成很大的打击。当然,或许从主战派的角度来说,尤其是军方鹰派而言,战争是美国获得利益的方式之一,因此并不拒绝战争。但这在美国两党政治框架下,总会遭到反对。而且事实上100名军事顾问并没有抓到KONY,延长时间增加顾问但却不能跨出乌干达国界介入直接的军事行动,恐怕还是无法达成抓捕KONY的目的。而撤回也不影响来自KONY问题造成的安全。再退一步,即便美军最终卷入战争,并且可以直接军事行动,面对LRA的娃娃兵,要如何才能在不伤害孩子的同时抓住KONY?但让美军留在乌干达是IC这个视频里透露出来的强烈建议,但解决当地的冲突的其他各军事力量并没有得到体现。

 

3 什么不见?何者凸显?

上述两点疑问重重,整个逻辑就难以通畅了。事实上,查看逻辑链的开端目标“抓到KONY给乌干达以和平”到最后的建议“捐款或购买KONY2012行动盒子”,这两者真的能紧密联系在一起吗?现在来看,你当然觉得会有疑惑。但如果光从KONY2012视频而言,并不会有太大的不妥之处。而这种使你相信的力量叫做“宣传”,宣传这种手段是政治和社会运动中极其重要,甚至是排在前列的手段,在市场营销和组织动员中也应用广泛。比如说我们知道共产主义从来没有实现过,但宣传并不需要基于一个能实现的目标,而是以触发大众情绪和触动集体行动为目标。因此真正重要的是看隐藏在宣传背后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也就是说抓到KONY不意味着和平、派兵到乌干达也不意味着能抓到KONY,那么IC如此大张旗鼓费尽心思来做这样一场“KONY2012”动员的目的究竟何在呢? “看不见的孩子”不想让大众看到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不妨让我们来仔细审视一下IC。在IC的组织陈诉中将他们的活动分成在美国和在非洲中部尤其是LRA活动区域两部分。在非洲,IC将注重长期目标,尤其是教育、重建学校和稳定财政状况放在防御LRA前面。而在美国,IC的主要任务就是倡导(Advocacy),引发人们关注。IC认为这个组织同时做到了三件事,一是让世界意识到LRA问题,二是倡导并引发关注LRA问题的公众意识,三是在LRA造成破坏的地区保护、重建和发展。但仔细审视字句,其实一和二是一回事情,主要是在美国,而一和二最终要为三服务,三是在中部非洲。对IC而言,多重目标也造成了在不同方向的资源配置侧重不同。

2011IC的财务报告显示37.14%用在非洲项目,25.98%用在倡导项目,9.56%用在倡导产品制作,7.87%用在媒体和电影制作,3.22%用于筹资,剩下16.24%用于管理和一般费用。从表面上看,这一结构非常合理,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如果略微深入分析下,就不难发现倡导产品的制作和媒体电影的制作以及筹资是紧密联系在一起,难以分开的,而这些也都是倡导项目。所以即使除去筹资,其实用于倡导的部分也高达43.41%。这意味着美国才是IC更重要的部分,如果按照分解的方式排列就很可能得出IC将重头放在非洲的结论。这显然会影响对IC这个组织的整体评价。

49275b42gw1dqywxqy9bxj.jpg (439×600)

如果从项目经费的使用去看,结论可能会非常不同。从项目经费中可以看出超过50%的经费用于倡导相关的各类项目,如果一个组织的实际项目支出中大部分用于倡导,那么它就不像是个事实上的维护非洲和平和促进非洲发展的组织,至少可以说在维护非洲和平和促进发展方面的工作没那么有效。而IC最有效的恰在于制作和销售项目产品,例如说类似KONY2012行动盒子这样的产品。在过去的一年,IC单纯销售项目产品的收入是成本是851552美元,而销售收入是3295722美元,利润高达2444170美元,成本利润率为287%。这是真正体现IC最有效率的地方,也就是一家销售产品的慈善组织。而且在收入中并没有体现由此带来的捐款,保守的估计,IC通过产品带来的直接收入和捐赠超过563万美元,超过年度总收入的40%。而在年度项目支出中倡导的支出占项目总费用超过43%。有理由认为这家组织事实上的主要活动是在美国从事倡导,而不是如组织所称的维持非洲和平与发展,后者是一种用来生产倡导产品的源头和借口,IC在事实上是否达成了抓捕KONY其实并不重要,因为这并不是IC“事实上要达成的目标”。当一个组织的宗旨与其事实上从事的活动并不一致时,我们通常认为这个组织有一个“目标错置(Goal Displacement)”的问题。因为IC实际做的事情并不是在达成组织最根本的目的。

 

4 看不见的孩子?

另外有一些衍生的问题值得一说。十年前,国际社会对乌干达、刚果(金)和苏丹等地的了解可能还比较少,但时至今日信息的公开程度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而且乌干达北部地区也早就今非昔比。IC的这个动员放在十年前能吸引的国际关注的有效性与今日完全不同,尽管今天的技术和传播手段远非十年前可及,但如果目的并不符合乌干达北部区域真正需要的帮助,再有效又有什么用呢?

乌干达北部区经过国际NGO组织多年的经营,目前最大的威胁早已不是KONYLRA,而是地区针对儿童的教育和健康,以及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所以当地的问题已经不再是KONY,而是后KONY时期的安全和发展了,再停留在打击KONY并且事实上无法实现的目标上,看不出来是真的为了乌干达北部的和平和发展。IC让一个历史问题下的娃娃兵变得可见,但还有更多方式可以帮助那些未被IC提到台前的孩子,他们的数量远远超过LRA目前的300人。

针对IC的宣传式动员,也许还要注意到的是受众的问题。有几个有意思的事件可以备注在此。首先,在视频出现后不久,白宫发表了祝贺这个视频的信,并且奥巴马在随后的讲话中也提到了这一点。奥巴马政府是一个看起来不惧怕发动战争的政府,在发动两次战争后,奥巴马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其次,Ebay上已经出现了1000多件标记为KONY的商品,由众多的卖家运行,并没有明显的说明这些收入全部会捐赠给IC,而其中一些卖家的注册地明显不在美国。

youtubestats_2163774c.jpg (460×499)

最后,在IC关闭youtube视频评论之前,这一视频最初的传播者的前三大群体是13-17岁的未成年少女,18-24岁的男青年,和13-17岁的未成年少男。断言这种视频对青少年的影响当然为时过早,但对他们遭受的看不见的影响保有一份警惕心却未必不好。

【此文感谢微博网友@中年格瓦拉 老师的意见和讨论,感谢@孙太一 @胡叉叉 @译言 @破破的桥 以及诸多微博网友提供材料和参与讨论,某种程度上,是你们促成了此文的写作。详见@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 http://www.weibo.com/2462605080/ybnKOpuKN ,感谢@叶滢yeying @魏寒枫  

【更新:特别感谢@陶短房: 非盟行動的決定時間是2010年7月,四國圍捕的宣佈是2012年2月,都和KONY2012無關,而美國正式資助是2010年10月24日 // @在我的文章写完一周多后,事情有了新进展。非盟在美国的资助下发起了新的行动,5000士兵组成的跨区域军事力量将参与到打击KONY的行动中,奥巴马政府绕开了政治上关于直接军事介入的麻烦,而改用非盟这一组织来达成目的。// @漫天云的世界 : The African Union will launch a 5,000-strong new regional force Saturday to hunt down Joseph Kony, the fugitive Ugandan rebel leader whose Lord's Resistance Army fighters have preyed on the region for more than two decades. 

微博@李华芳 | 遵循“署名-完整-非商业”原则 |商业用途请联系 lihuafang@gmail.com
觉得文章有用?认为作者靠谱?立即 卖博客是一门可行的生意吗? 1元,支持作者!

话题:



0

推荐

李华芳

李华芳

205篇文章 1次访问 8年前更新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