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9月23日 08:53

防止城市化中的错配

防止城市化中的错配

 

中国的城市化要防止“东西部、三四线和短长期”的错配问题。

 

  • 防止东西部失衡

中国的东西部发展不平衡,是一直长期存在的现象。有一些是自然条件的限制,比如尽管西部有丰富的资源,但是交通不够便利,离大型港口的距离太远;另一些限制则是由于政策不当所致,例如以“西部大开发”为导向,却没有建立起资金和劳动力能自由流转的市场机制,而多靠政府出资,且利用户籍制度限制人口的跨省流动。

作为自然的经济现...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2日 08:35

立宪难,行宪更不易

立宪难,行宪更不易

立宪难,行宪更不易:行政管理学简史

李华芳 ( 微博 @RU李华芳 )

 

  • 政治与行政两分:立宪难,行宪更不易

Wilson, 1887; Goodnow, 1900


早在1887年,Woodrow Wilson就说:立宪难,行宪更不易。由此开启了公共行政这一学科与政治学的分野。Wilson早年治学,成为著名的政治学家,在1913年成为美国总统之前,他是新泽西州州长;而在州长之前,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校长。后来普林斯顿大学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就以Wilson...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05日 08:36

美国怎样问责灰色领域组织

美国怎样问责灰色领域组织 美国怎样问责灰色领域组织
这些灰色领域组织既不直接面对选票也不面临足够激烈的市场竞争,又该如何对它们进行问责呢?

在《怎样监督NGO》一文中,我提到过Rae André关于问责NGO的文章,我大致节选编译了一下,供大家参考。

问责灰色领域组织

美国东北大学 Rae André

“问责难:政府-非政府混合组织”

《非营利季刊》2014年春季卷 

李华芳/编译

 

 

传统研究里把市场、政府和社会组织分成三个不同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02日 08:53

怎样监督NGO

怎样监督NGO 怎样监督NGO
连自身财务都做不好,怎么说自我监督都是不足信的。

该怎样监督NGO

李华芳 (微博:@RU李华芳)

1. 监管NGO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邓飞前几天在朋友圈感叹了一下袁立对天使妈妈基金的质疑,大意是做好事不容易,要加强自身监管。

我在下面跟了一条:

监督有四,一为自行监督,就是邓兄你说的这种,效果最差,因为小团体串谋;二是第三方监督(包括捐款人或者受捐款人委托的第三方),这里只...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30日 05:22

开发西部,还是发展东部

开发西部,还是发展东部 开发西部,还是发展东部
要避免东西部发展失衡,也还要从制度变革入手,废除阻碍经济要素自由流动的制度。

李华芳 (微博:@RU李华芳

中国的东西部发展不平衡,是一直长期存在的现象。有一些是自然条件的限制,比如尽管西部有丰富的资源,但是交通不够便利,离大型港口的距离太远;另一些限制则是由于政策不当所致,例如以“西部大开发”为导向,却没有建立起资金和劳动力能自由流转的市场机制,而多靠政府出资,且利...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4日 08:11

芝加哥学派

芝加哥学派 芝加哥学派

李华芳 ( 微博 @RU李华芳 )

电影《宾虚》开头有一段话,大意是Ben-Hur对Messala说:你可以毁灭人民,但无法对抗新思想。Messala回应说:用另一种思想对抗之(Fight with another idea)。但这思想斗争最终落到实处,往往还是靠囚禁或消灭肉体,使得异议者无法发出声音而取得胜利。当然,还有一种办法是等持有一种特定思想的人都死了,且后继无人,那么这种思想往往也就传不下去了。

“等死”策略是非常残酷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3日 12:05

一直写,直到习惯

一直写,直到习惯

一直写,直到习惯

李华芳


我差不多有4个月没有更新我的blog,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主要是我拿驾照、搬家、考试等一干不足为人道的琐事。但我一直在写,无他,习惯了。新的作品大多发表在腾讯·大家百度百家这两个网络平台上。


在2009年底的时候,我回顾了一下自己所接触的各类学者和媒体朋友,加上自己翻过的书,觉得公共写作大概有三个重要的方向值得推进,或者说坚守。对于中国的未来而言,有三个重要的议题:城...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3日 08:59

新型城镇化,都是老问题

新型城镇化,都是老问题  
摘要 : 从“土地的城镇化”转到“人的城镇化”,这是一个方向性的变革,但这一改革能否成功,还有待一系列配套改革的推行。

 

 

2014年3月5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做了他的第一份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及“城镇化”,他使用了“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这一说法。

什么是新型城镇化?官方口径为“新型城镇化建设将坚持以人口城镇化为核心,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以综合...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2日 08:59

把谎言做成一门生意 —— 揭秘“计划生育”的圈钱路径

把谎言做成一门生意 —— 揭秘“计划生育”的圈钱路径

文/李华芳

John Wong是纽约法拉盛的一个移民律师,30出头,有着中国传统里不缺的精明。所以他对其中一个申请避难移民的客户说:“他们(移民局官员)就是问你一下乱七八糟的问题,随便编一下就行了。”这个中国客户要编的理由是“因为计划生育被强迫流产”所以要申请避难。这段对话被卧底的FBI录了下来,成了Wong律师的罪证。

近期《纽约时报》再次刊文《中国城的避难欺诈:谎言的产业》重提这件华人移民欺诈案。2012年法拉盛...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0日 08:59

抑制生育论错在哪里?

抑制生育论错在哪里? 抑制生育论错在哪里? 李华芳

迄今为止的继续支持计划生育(或者抑制生育)的意见,无非是两条:一是资源有限;二是放开生育穷人就会多生。

他们喜欢从“身边的观察”“有人说”等出发,来支持自己的观点。谈资源有限,他就说你挤过上海地铁吗?谈穷人多生,他就说我老家山区有人家生了5-6个。再不行,他就假设要是没有计划生育,中国人口早就过25亿了(但这数字到底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呢?)。

我在《小城镇往何处去—...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06日 08:59

更新知识比抑制生育更重要

更新知识比抑制生育更重要 新知识比抑制生育更重要 —— 与孙凯先生商榷 李华芳  

【1.“文明源头思乡症”的错误】

读到孙凯的《在中国抑制生育很有必要 》一文,觉得有不少逻辑上的问题,提出来大家讨论下

首先,孙凯文中提出了一个中国人生育是受到几千年传统的影响,生存状态决定了没有限制生育的政策,人丁兴旺宗族强盛都靠多生育但几千年的传统并非一家,认为数千年中国只有一个传统与“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各地方言互不交通”的事实...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04日 08:59

迎接贫民窟|中国梦19

迎接贫民窟|中国梦19

迎接贫民窟|中国梦19

李华芳

在《城市的限度》和《流动的自由》中我已经提及了城市化不可避免要遭遇贫民窟问题,要看的是城市如何去应对和治理。不过这两篇文章,因为涉及到上海,引起了上海一个极端本地主义群体的攻击。在宽带山论坛上你可以找到不少持“外地人是蝗虫”观点的人,当然他们喜欢称外来者为“硬盘”。

这“硬盘”的来历倒是挺曲折的一件事情。“外地”的声母组合是“WD”,这是一个有名的“硬盘”生产厂家西数...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03日 08:58

恐怖主义的起源

恐怖主义的起源

 

首先,致哀那些在昆明受难的人。

听到议论纷纷,事实真相难明。但有一点确定,这是“恐怖主义”。泛泛的讨论很容易陷入到民族关系的纷争、贫富差距的拉大、或者政治压制的加强等,但这是不是这次恐怖行为的因素呢?现在下结论当然为时尚早。不过可以回顾一下之前的研究,来看看恐怖主义的起源,兴许能带来些启示。

恐怖主义定义纷杂,但有几点共同之处:1,出于政治、宗教或信仰的目的;2,有组织有系统的使用武力;3,针...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20日 08:59

当讨论城市大小时你在说什么?

当讨论城市大小时你在说什么? 【1 . 方法论问题】

公共讨论之所以难,是因为讨论的“本体论”“认识论”以及“方法论”全都没有共识,所以难免鸡同鸭讲。例如在到大城市去还是到中小城市去这个话题上,新世纪都过去十几年了,《大家》作者们的探讨仅停留于情绪渲染层面,这当然是令人失望的但这些情绪化的作者当然照旧可以指责我后面要说的这种“实证主义”方法。

我在《中国小城镇往何处去——重读费孝通 》一文里提到过,在讨论公共议题的时候,你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8日 08:58

小城镇为什么是个大问题?

小城镇为什么是个大问题? 小城镇为什么是个大问题? ——读费孝通《小城镇四记》 李华芳     1 为什么要重读费孝通?   在我和黄亚生教授编辑的《 真实的中国:中国模式与城市化变革的反思》一书中,涉及讨论过“小城镇”还是“大城市”的话题,主要的观点还是要以发展大城市为主。在陆铭的《空间的力量》( 参见《入城破藩篱》,点此阅读)中,完成了“去往大城市”的论证。但小城镇到底有没有合理性呢?如果有的话,到底要怎么发展呢? ...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7日 08:59

要不要禁放烟花爆竹?

要不要禁放烟花爆竹? 要不要禁放烟花爆竹?
传统这种事或可以在念想中留恋,但除非它能顺应提高生活品质的需要,否则总归会被淘汰。历史的小脚是追不上时代的快车的。

要不要禁烟花爆竹?

爆竹的显性危害现在比较清楚了。一是意外对人造成的伤害,2014年从除夕到大年初六期间,北京和长春都有超过100人因为燃放意外受伤。数据上看,受伤人数下降不下20%,不过烟花爆竹的销售总量下降了50%左右,所以受伤率其实不低。

二是燃放烟花爆竹造成...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3日 08:59

是谁在支持计划生育?

是谁在支持计划生育? 谁在支持计划生育? —— 计划经济后遗症  

原本以为反对国家对生育数量的管制,是一件容易得到支持的事。但实际上从我关于“计划生育”的几篇文章的反馈来看,却不容乐观计划生育政策有很强大的“民意基础”。我可以理解利益相关者支持计划生育政策,但支持计划生育的“民意”又是怎么回事呢?

说到利益相关者,大家都比较容易理解,比如说计生委因为废除计划生育政策,减少不必要的岗位,就意味着失业。毕竟是涉及...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2日 08:59

没有计划生育,中国会印度化吗?

没有计划生育,中国会印度化吗? 有计划生育,中国会印度化吗?
没有计划生育中国就会陷入“印度化”的糟糕境地,就会“人多 脏乱差 人民生活水深火热”,则是未必。因为很显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衡量,印度的发展是断然称不上“糟糕”的。

没有计划生育,中国会印度化吗?

计划生育的支持者还抛出中国“印度化”论,我经常看到类似的言论说要是中国没有计划生育,就会像印度一样人多,经济差,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是真的吗?

一个...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04日 08:59

“增长的极限”错了吗?

“增长的极限”错了吗?

【导读】:我反对一切类型的数量管制,不管是一胎制,还是单独二胎,或者是全面二胎。主要的原因是这个政策对基本人权的侵害。次要的原因是基于功利主义的考虑。

————————————————————

文/李华芳

 

1、【从反对计划生育说起】

我最近写了几篇文章反对目前的计划生育政策对家庭生育数量的管制。简单来说,我反对一切类型的数量管制,不管是一胎制,还是单独二胎,或者是全面二胎。主要的原因是这个政...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29日 08:59

穷人真的越穷越生吗?

穷人真的越穷越生吗?

穷人真的越穷越生吗?

李华芳

 

 

我近期写了几篇文章解释为什么要废除当前的计划生育政策,大致观点有三:从学理上来说,资源有限所以要控制人口规模这种“增长的极限”思维是错的,忽略了人的巨大可能性,主要是人身上的“企业家精神”能推动技术和制度变革,解决资源约束和环境污染的问题,说穿了就是“办法总比困难多”。

 

从权利论角度看,生育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权利,不容剥夺。这个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不能...

阅读全文>>